当前位置:明升金钻 > 投资资讯 >

具体的战略都由上层制定

发布日期:2018-07-10  来源:Www.DedeMao.Com
 
  年轻有为的小许手里握着Facebook的经济命脉——他在广告组当Manager,Facebook三分之一的年收入都来自这个组。因为责任重大,所以小许“不敢轻举妄动”。此外,广告是相当成熟的一个组,具体的战略都由上层制定,代码都经过长期的实践不需要做什么大改动。因此小许陷入了一个“很累、没什么主观能动性、每天协调各个组工作”的尴尬状态。
 
  已经坐上管理层的小许感慨道,“我是一个工程师,工程师需要挑战。”而自己已经很久都没写过代码了。
 
  “有时候听上司讲公司刚成立时的故事,我特别羡慕。真希望自己能早几年加入,赶上那个群雄逐鹿的时代。现在的硅谷像个养老院。”小许说。
 
  Google总部的菜园子Google总部的菜园子
 
  硅谷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英杰辈出、风起云涌的硅谷了。逐渐走向成熟的管理模式下,被大公司瓜分掉的市场中,即便有好的初创公司出现,也多半免不了被FLAG收购的终局。换句话说,收集数据、清洗数据、吸纳用户、批量生产,哪一样不需要大量资源?但是资源和市场都被大公司占领的差不多了。最近的一系列发布会上,媒体的高潮不过就是哪家的语音助手说话最像人,哪家的VR做的最逼真。硅谷已经很久没有新闻了。
 
  在Google做无人驾驶高级工程师的张梁(化名)也越来越感觉到硅谷创造力的缺乏。已经工作十年的他不知何去何从。“曾经硅谷是一夜暴富百花齐放的奇迹之地,如今这里像在进行军备竞赛。同样的技术几家都有,几家都差不多。”追求职业生涯亮点的张梁三年前从Google Waymo跳槽到苹果无人车项目,感觉生活并没有多大的变化。“所有人都在做AI,好产品却越来越少。”
 
  养老的感觉不仅体现在工作上,也体现在平淡的生活上。
 
  据统计,2014年中关村创业大街正式开放后的三年里,这里累计孵化创业团队1900个,其中获得融资的只有743个。但每个脸上发着熬夜后油光的年轻人,都坚信自己会是留下来的那一个。外表老旧的科贸电子城里每天都有新公司挂牌开张,但也每天都有公司烧光了钱开始变卖办公用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