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明升金钻 > 管理服务 >

能出去多参加比赛“还是蛮爽的”

发布日期:2018-09-23  来源:Www.DedeMao.Com
 
  那天的雅加达马卡哈体育馆,篮球馆被改造成了电竞馆,可容纳1000名观众。场内只有一侧面对观众席,背景是一面巨大的高清显示屏。舞台上选手席分列两边,后面是五张电竞椅。在AOV的比赛中,每个席位上只有比赛用手机、耳机和一瓶水。
 
  赛前调试设备。 腾讯体育 图赛前调试设备。
 
  刘明杰说,当他从休息室走上赛场,关于灯光、背景音乐、观众,他一概不记得了。此时队员们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比赛上,他们迅速来到座位前,戴上耳机调试设备。他们就好像一群参加四六级英语考试的学生,在听力前急切地让耳机频道对准最清晰、最宏亮的那个波段。
 
  随后,向阳扭了扭自己脖颈、手指上的关节,拿起手机在教练的指挥下开始BP环节(选取/禁用英雄),进入游戏地图,比赛开始。
 
  第一场对阵泰国,第二场中国台北,第三场越南,第四场中国台北,全部比赛采取BO3(三局两胜)赛制,中国队除了在打越南时丢掉一局,其余均是2:0取胜。
 
  刘明杰说,每场比赛的第一局都是大逆风翻盘,打到决赛原本的夺冠热门中国台北已经没了心气,尽管拿出最强阵容,却在8分钟后败下阵来,比赛失去悬念。赛后对方教练告诉刘明杰,他们被打懵了。这些嘈杂的呐喊声被记录在了比赛语音系统的最后。当敌方“水晶”破裂的瞬间,刘明杰扔掉手机、摘下耳机,和身边的队友一一拥抱。灯光闪烁在五名队员的头顶,硕大的“VICTORY”字样停留在五星红旗下方。在雅加达,中国队拿到了第18届亚运会王者荣耀国际版表演赛的冠军。
 
  对于此次参赛的中国选手而言,对阵中国台北的决赛是如此轻松——三局两胜,两局比赛加起来只用了25分钟左右;但为了拿到这块奖牌,一路来又是如此艰难——他们要对面不同版本的游戏、高强度的集训,以及那些难以打消的偏见。
 
  临时组成的电竞国家队
 
  五月中旬前的一天,王者荣耀职业选手刘明杰和往常一样在基地训练,俱乐部经理突然走到这个23岁少年的面前,告知他即将参加一项赛事。刘明杰追问是什么比赛,“亚运会”。
 
  这个游戏ID叫“ku”的少年显得很茫然,他当时甚至不知道什么是亚运会,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会被选中。
 
  此时在上海闵行的一处训练基地里,23岁的向阳(ID:九月)和22岁的潘佳冬(ID:初冬)也在训练之中,在得到通知后他们作出了一样的反应。但他们觉得,作为非主力队员,能出去多参加比赛“还是蛮爽的”。
 
  第二天一早,他们就坐上了去往深圳的飞机。
 
  5月14日,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正式对外公布,《英雄联盟》、《Arena of Valor》(注:简称AOV,又名为王者荣耀国际版)在内的六个电竞项目正式入围第18届雅加达亚运会电子体育表演项目。其中AOV是一款5对5的多人在线战术竞技类手机游戏。
 
  此时,来自国内王者荣耀职业联赛(以下简称KPL)不同战队的几个年轻人通过各自战队的推荐、选拔,聚集在了腾讯大厦的一间办公室。第二天,这支队伍的队长张宇辰也来了,他更为人所熟知的名字叫“老帅”。
 
  老帅的选择不像其他人那么容易。作为王者荣耀职业选手中知名度、人气最高的选手,老帅三年无冠。而此时正值KPL秋季赛,如果离队,会对俱乐部的成绩带来巨大影响。更关键的是,接下来的几个月里,他要接触的并不是人们所熟知的《王者荣耀》。
 
  AOV面向的是海外市场,在大陆本土并没有发行。游戏中的人设不再取材于中国的神话或是历史,它把西方的奇幻文学经典作为设计蓝本,并尝试为不同地区的玩家增加本地文化的美术细节。选手们说,“根本不是同一款游戏。”
 
  24岁的老帅需要考量,在未来的几个月里,他将远离自己的主业,等到回来时还能否继续征战KPL联赛,他不得而知。